Dear all:平安!
今天,是曉生新裝人工主動脈和瓣膜滿月的日子。
回想一個月前的此時此刻,曉生剛從手術房出來,全身插滿了管子,不省人事地躺在加護病房裡,羅主任及阮醫師正向焦慮的我說明手術經過並解釋病因。進醫院後一直緊繃的情緒,至此才稍為鬆懈!
曉生意外的經此生死關頭,帶給我許多感觸和感動。
您可知道?當他清醒後,我告訴他:團長夫婦、銘祥夫婦、洵瑛夫婦等人,這次如何關懷、陪伴、盡力地幫忙他時,他泛著淚珠、啞著聲音,說了一連串我聽不清楚的話,最後只好用颤抖的手,勉強成形的寫下:
「我捨不得我最愛的合唱,也捨不得因合唱交的好朋友
(麻醉、插管後不能清楚講話,寫字的手也不穩)
「要幹嘛?」我問,
Mail給大家,並附上德國民謠『How can I leave thee 』,中英文歌詞!」
這是一個指揮在身體最脆弱時,所說的肺俯之言!
他對合唱用情之深,令人動容!
(當時因未帶電腦,想出院後再找機會表達。)
此次手術,真的是驚動大家了!
拜電腦之賜,只要連得上線的合唱界朋友,好像很快的就知道訊息,也都用他们所能表達的方式致意了。
北團劉定泮團長和全體團員,在第一時間送來別緻感人的花籃;前團長Lummy親手製作了可口的點心慰問;去年曉生幫忙演出的美國德州龍吟合唱團,寄來手工精美大卡片一張,上面寫滿了團員親筆的祝福;學生團六人、獅音合唱團十人在團長的率領下,為病房添增不少溫馨與歡笑;最最殷切關心、展現盛情的當然是南團和銀色天鵝囉!
謝謝顯顯團長和銘祥副團長,將曉生身體的最新治療和復原狀況,用電郵、臉書傳給大家,為我们帶來不少的關懷與祝福!
謝謝團長代表所有團員致贈的營養品,夥伴们的慰問誠意我们感受到了!
謝謝學寰在曉生請假期間的代勞,您辛苦了!
謝謝洵瑛和任教授的大力幫忙、親臨探視、隨時的電話及mail關心,令人感動!
謝謝吳教授、銘祥、國書、飛揚在發病時的照顧、載送、陪伴!
謝謝顯顯&蓉蓉、銘祥&麗卿、中仁&張簡、義星&定媛、國書伉儷、逸仁、慶祥、伯勳、貴令、學寰&小齡、孔媽、仔仔、招如、東宜、張璞等多次探訪、關懷之誠。
謝謝每一位為曉生默默祝禱的好朋友!
相信大家的協助、關心、慰問、祈福,是曉生最感安慰的事,更是他加速復原的原動力!
2/17回診,醫生說曉生的復原情況良好,不但減去一大部份的藥,而且今後可以一個月以後再回診了!
曉生雖然經歷了這一輩子肉體最脆弱的一段日子,但也是他體驗上帝與親朋好友的愛,最真切的時候了!
目前,曉生的復原雖稱良好,然體力仍難持久,不能每週與大家一起唱歌,是非常遺憾的事。但是他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快快好起來,儘早回到團裡和大家一起共享音樂的喜悅!
再一次謝謝並獻上最真摯的祝福!
志靖
                  

成大校友合唱南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