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仲泓

南一中55 56合唱團 5759師大 5758年中華合唱團 2007與日本親善團演唱貝九 2016與牧靈合唱團參與奇美歌劇之夜 現為成大校友合唱團男低音

化為千風的單曲原名《千の風になって》,是日本聲樂家秋川雅史於2006年5月24日發行的單曲。 中文譯名「化為千風」、「化為千縷風」、「千風之歌」。英文名「I Am A Thousand Winds」。

歌詞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眠ってなんかいません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秋には光になって 畑にふりそそぐ

冬はダイヤのように きらめく雪になる

朝は鳥になって あなたを目覚めさせる

夜は星になって あなたを見守る

 

私のお墓の前で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死んでなんかいません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千の風に

千の風になって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あの大きな空を

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日文版中譯

請不要在我墳前哭泣

那裡沒有我 我沒有沈睡不醒

化作千風 我已化身千縷微風

吹拂在寬廣無垠的天空裏

 

秋天 我化作和煦陽光

流瀉在畝畝田野之間

冬天 我化為皚皚白雪

像鑽石般地綻放輝煌

 

朝陽升起時 我化作飛鳥

輕輕喚醒睡夢中的妳

夜幕低垂時 我化為星辰

默默守護深眠中的妳

 

請不要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裏 我沒有離開這裏

化作千風 我已化身千縷微風

翺翔在無限寬廣的天空裏

 

化作千風 我已化身千縷微風

翺翔在無限寬廣的天

Sop 林淑錦                

    從小我就覺得唱歌很快樂,可能是我在音樂課的表現還不錯,老師考獨唱時,滿意的表情大大增強我的信心(希望這不是我的錯覺)。小學到大學都曾接觸合唱,今天演唱的曲目是Me voglio fa’na casa( 我要建造一個家 )/ Gaetano Donizetti 這是一首輕快的曲子,希望大家喜歡今天的演出。

 

朱銘祥

喜好合唱,曾於66年於成大國樂社和CKC合辦的中國民歌之夜獨唱正氣歌。

Serenata Rimpianto (嘆息小夜曲) op. 6 是義大利作曲家Enrico Toselli最著名的小夜曲,是以Alfredo Silvestri的詩譜的曲。旋律緩慢輕柔,流露出深深的哀傷。歌曲追憶往日的美好時光,及對情人深深的懷念,餘音裊裊令人柔腸百結。

Come un sogno d'or

scolpito è nel core

Il ricordo ancor' di quell'amor

che non esiste più

 

Fu la sua vision

qual dolce sorriso

che più lieta fa,

col suo brillar, la nostra gioventù

 

Ma fu molto breve in me

la dolcezza di quel ben svani

quel bel sogno d'or

lasciando in me il dolor.

 

Cupo è l'avvenir sempre piu tristi

i di la gioventù passata

sarà rimpianto

mi resta sol

si rimpianto amaro e duol' nel cor!

 

Oh raggio di sole

Sul mio cammino ahimè non brii li più

Mai più, mai più

(英譯)

Like a golden dream in my heart, ever smiling

Lives the image fair of happy love I knew in days gone by

Still I seem to hear your laughter beguiling

Still to see the joy

The love light beaming from your radiant eye

 

Can my dreaming be in vain

Will my love ne'er come again? Ah come!

Shall we waste the golden hours of youth far apart

What care I for life without you by my side

 

Do not delay, the hours slip away

Your arms are my paradise

You and only you can fill my heart

 

Oh, star of my heaven

Come back and shed your light upon my way

Come back! Come back!

 

陳奕瑭:

成大化工98級,曾任成大合唱團男高音聲部長與指揮。

When I Was Your Man

這首描述對於舊情人的惋惜,後悔對她不夠好,發覺自己已非她身邊之人後的悲嘆,最後期許她現在的男人能多為她付出。演唱者為火星人Bruno Mars。詞曲為Bruno MarsPhilip Lawrence等人共同創作。

 

Same bed but it feels just a little bit bigger now
Our song on the radio but it don't sound the same
When our friends talk about you, all it does is just tear me down
'Cause my heart breaks a little when I hear your name

It all just sounds like oooooh…
Mmm, too young, too dumb to realize
That I should've bought you flowers
And held your hand
Should've gave you all my hours
When I had the chance
Take you to every party
'Cause all you wanted to do was dance
Now my baby's dancing
But she's dancing with another man

My pride, my ego, my needs, and my selfish ways
Caused a good strong woman like you to walk out my life
Now I never, never get to clean up the mess I made, ohh…
And it haunts me every time I close my eyes

Although it hurts
I'll be the first to say that I was wrong
Oh, I know I'm probably much too late
To try and apologize for my mistakes
But I just want you to know

I hope he buys you flowers
I hope he holds your hand
Give you all his hours
When he has the chance
Take you to every party
'Cause I remember how much you loved to dance
Do all the things I should have done
When I was your man
Do all the things I should have done
When I was your man

 

張簡璧瑩

成大外文77

小學時因為導師是音樂老師所以自小學時就參加合唱團,除了輕鬆嗨C外特別擅長拍手和彈指。國中時班際合唱比賽擔任伴奏,指定曲是總統蔣公紀念歌,表現平平。高中時又有合唱比賽,隔壁班唱的是遺忘還有小提琴助陣,我們班唱的是天烏烏,英雄無用武之地,氣的我摔碗砸鍋的。大一時剛開始參加古典音樂社,漸漸發現裏面怪咖蠻多的。於是下學期改參加合唱團,自選曲輕笑,從此成為CKC小豆。

在學時每天都往合唱團跑,中午練小曲吃皖北,下午家聚分部等等,受到孔媽林大毅及非常多老豆照顧。也多次籌畫寒暑假小旅行,山林溪邊都有我們的足跡歌聲。印象深刻的還有團內眾豆16人到我家打地舖,我人生中的第一盤蕃茄炒蛋10秒間飛灰煙滅。

前幾年我有一陣子因為莫名其妙的氣喘發作,感到呼吸不順,劇烈咳嗽,氣量狹小,唱歌變成了一件困難的事,現在雖然身體好轉,卻得從呼吸開始從頭練起。唱歌對我而言可是一件費力的活兒呀! 我真心因為喜歡歌唱這件事,所以不覺得累。

我珍惜每一次練唱時光,感謝每位幹部的努力付出,感謝指揮的包容與耐心,更謝謝每一位團員的共同努力,期望我們每一次每一次進步,朝美好合聲前進!

 

春思曲  歌詞

瀟瀟夜雨滴階前 寒衿孤枕未成眠

今朝攬鏡 應是梨渦淺

綠雲慵掠 懶貼花鈿

小樓獨倚 怕睹陌頭楊柳 分色上簾邊

更妒煞無知雙燕 吱吱語過畫欄前

憶箇郎遠別已經年

恨只恨 不化成杜宇 喚他快整歸鞭

 

歌词敘述一位整夜失眠的少婦在床上擁被,思念遠方丈夫的情懷

我試著把歌詞用第一人稱翻譯成現代白話文,請參考:

 

雨水從屋簷滴下,落在屋前台階,綿绵小雨的滴嗒聲,牵動著我想念老公的心情。

棉被枕頭都潮濕冰涼,害我只好起來開冷氣除濕,看個韓劇度過失眠的夜晚。

早上起床一照鏡子,哎呀我的天,熊貓眼肉餅臉都跑出來了,昨晚真不該吃泡麵的。

把頭髮一把抓起,鯊魚夾隨便一夾,也懶得化粧了 反正也沒人欣賞

懶散的走到小陽台靠著欄杆,很怕看見天邊的楊柳樹一下子又變成青綠色,唉時光飛逝!

更氣的是有兩隻燕子沒事在我面前雙雙對對曬恩愛,還給不給人活啊?

想到我那老公,出外打拼已經好幾年了。

我心裏恨呀,真想變成杜鵑鳥,飛到他身邊對他叫著咕咕!不如歸去!咕咕!快回來喲!

我等到花兒也謝了啊

 

徐縵庭

大學參加台大合唱團,並擔任女中音聲部長,喜歡跟大家一起享受口唱心合的美好! 這首歌是我小時候最愛的迪士尼歌曲,隨著音樂得起伏,彷彿我也像女主角寶嘉康蒂一樣投入在大自然的懷抱當中,與動物為伴、與森林共舞。以類似音樂劇的方式演唱,比較接近流行歌、像在講話,向來自文明世界的人敘述原住民與自然共榮的景象。

選擇這首歌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它是我對人類學想像的原形。大學時就讀台大人類學系,或許用這首歌可以唱出對於大自然與文化互動的一些人文關懷,同時向大家介紹我自己與自己所愛的學科。

 

Colors of the wind

You think you own whatever land you land on

The earth is just a dead thing you can claim

But I know every rock and tree and creature

Has a life, has a spirit, has a name

 

You think the only people who are people

Are the people who look and think like you.

But if you walk the footsteps of a stranger

You'll learn things you never knew you never knew

 

Have you ever heard the wolf cry to the blue corn moon

Or asked the grinning bobcat why he grinned?

Can you sing with all the voices of the mountain?

Can you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Can you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Come run the hidden pine trails of the forest

Come taste the sun-sweet berries of the earth

Come roll in all the riches all around you

And for once, never wonder what they're worth

 

The rainstorm and the river are my brothers

The heron and the otter are my friends

And we are all connected to each other

In a circle, in a hoop that never ends

 

Have you ever heard the wolf cry to the blue corn moon

Or let the eagle tell you where he's been?

Can you sing with all the voices of the mountain?

Can you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Can you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How high does the sycamore grow?

If you cut it down , then you'll never know

 

And you'll never hear the wolf cry to the blue corn moon

For whether we are white or copper skinned

We need to sing with all the voices of the mountain

We need to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You can own the earth and still

All you'll own is earth until

You can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石政弘  成大礦油系76級。曾於75年接受葉餘香老師之聲樂指導,參加台灣省音樂協進會舉辦之全省愛國藝術歌曲獨唱比賽,榮獲大專男子組亞軍。現為本團男高音。

 

故鄉  張帆作詞 / 陸華柏作曲

本曲是對日抗戰時期著名的獨唱曲。全曲分為前後兩段編寫,前段為五聲音階,描述故鄉宛如天堂般的美好景緻與甜蜜回憶;後段為七聲音階,點出山河變色後的悲哀與淒涼。歌曲旋律中道出對「故鄉」、「母親」、「家」的聲聲掛念與企盼,令人不覺唏噓。此曲亦是歌者當年參加決賽獲獎時所選唱的曲目,格外有其紀念性意義。

 

歌詞:

故鄉,我生長的地方,本來是一個天堂。

那兒有清澈的河流,垂楊夾岸;那兒有茂密的松林,在那小小的山崗。春天新綠的草原有牛羊來往,秋天的叢樹燦爛輝煌。月夜,我們曾泛舟湖上,在那莊嚴的古廟,幾次憑吊過斜陽。

現在一切都改變了,現在已經是野獸的屠場。故鄉,故鄉,我的母親,我的家呢?哪一天才能回到你的懷裡?那一切是否能依然無恙?

 

2016.8寄給『喜訊』刊登之稿3220

生命是一首憂傷昂揚的歌懷念爸爸

吳達芸

    讀小學,爸爸用腳踏車載著我與雙胞胎姐姐一前一後上學下學,由小一到小六,有時用走的,他一手牽著我們其中的一個,一手幫我們拎著兩個大書包,一邊聽我們向他訴說同班上學、學校發生的事,回家---家裏這時已有他為了我們娶的後母---燒著飯等我們回家。

    有一次考試,不知為甚麼我寫不出來交不了卷,等交了卷走出來,發現天色已經轉暗,連比我們大兩班的哥哥也在等我的行列中。我十分委屈羞慚,低頭哽咽得說不出話來,爸爸甚麼話也沒說,大家默默的往回家的路上走。起風的操場忽然傳來一陣歌聲:「功課完畢要回家去,老師朋友大家來問候,明朝會啊好朋友、明朝會啊好朋友,願大家齊到校無先後,明朝會啊好朋友、明朝會啊好朋友,願大家齊到校無先後…」,也許要打破沉靜,或分散我難過的心,爸爸忽然說「那時候你們媽媽剛死,我一個人站著等你們放學下課,每天每天聽著這首放學的歌,心裡好難受啊…」已是華燈初上萬家燈火,我們走過北門口的平交道,我的頭低低的,自己心中的丟臉霎時換上了爸爸在生命的夜幕前孑然佇候的形單影隻,淚潸潸沿臉流下….自那之後,我才能開始體會:對爸爸而言;生命是一隻憂傷昂揚的歌,憂傷是他的際遇處境,昂揚則應是他原來的生命本質,而且特別要為我們這三個無母失恃的孩子奮發顯揚出來,這首歌也成為我對人生情境深刻體會的啟蒙歌。

    雖然生活困蹇經濟物質拮据,爸爸讓我們精神食糧飽滿富足。他捨得為我們買書看;當時(1950年代)台灣第一批出版的兒童文學雜誌「東方少年」、「學友」等期刊,爸爸每期都買給我們看。再大一點,三國演義、西遊記、紅樓夢更是我們的床頭書,我們自己反覆看,不知看了多少遍;由不懂慢慢看到懂。我們住在一群自大陸逃難來台聚居的台北北門口的克難巷,面街的「美軍顧問團」的長後圍牆,是克難巷的巷牆,我家的一面牆也分到它一部份。爸爸在克難巷的牆上,用他英挺的字以粉筆寫下一整首「聽呀聽呀早起練兵,同胞快快醒;莫睡莫磨莫貪莫墮,同胞快快醒,…一、二、三、四!…」我們三兄妹則跟著曾做過高階警官大嗓門的老爸徒手操兵,還在小小的巷弄列隊奔跑。巷裡與我們年齡相仿的小蘿蔔頭們則靦腆不敢參加….這是五十多年前,爸爸啟用的健身中心。此外左鄰右舍大人小孩有甚麼磕磕碰碰的小傷,都懂得「去找吳伯伯擦藥!」,因為抗戰前尚未棄文從武之前,曾經習醫的爸爸長備著一個藥箱,內有些簡單的藥。

    老爸有一幅卡列拉斯的歌喉,於是克難巷又成為我家的卡拉ok中心,我們兄妹跟著老爸拉開嗓門大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爸爸教我們唱足全首;由「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九一八、九一八,在那個悲慘的時代」…像史詩一般的唱到「爹娘啊爹娘啊…」再唱到「流浪到哪年?逃亡在何方?…」一直唱到:「看光明已在向我們招手!光明已在向我們──招──手!」我們只覺跟著爸引吭高歌的趁興,卻從沒想到老爸在異鄉帶著三個子女無支無援的傷感,及「沒有明天」的憂慮。

    爸爸生性慷慨,有一天被他發現隔壁巷子有一家冰淇淋加工廠,精擅烹調的老爸熬了一大鍋巧克力玉米糊之類的甜漿,拿去該工廠交了一筆錢,等一段時間後我們就有兩大桶媲美今天“Haagen-Dazs”等級的巧克力冰淇淋。這是何等豪華之事,全巷大人小孩都一碗一碗飽吃之外,聞風坐三輪車趕來吃的爸爸的老同學,因為坐在車上向車夫炫耀,結果連車夫都分到滿滿一大碗。

    爸爸也好客愛熱鬧,除了與一群苦悶難友曾經一度耽溺在方城戰之外,爸爸年輕時迷戀過的余派老生平劇也成為他排遣解悶的良方。縈繞鑽研在迂迴蜿蜒的蒼勁鬚生命運中,多愁善感的老爸用嗓音體會得特別深,於是各地慕名來向他學戲的戲迷絡繹不絕。他好為人師有教無類,醫師、律師、分局長到賣醃菜只會講台語的老歐吉桑,他都一字一字義務認真地教。連琴師都殷勤上門,以能為吳先生這位票友拉胡琴為榮:因為吳先生音階準、調門高、節拍板眼又合符節,加上韻味十足,替吳先生伴奏琴藝會進步!一傳十十傳百,連鑼鼓傢伙都來了。於是我們從小就在五坪大小的空間,在充塞著煙霧嬝繞鑼鼓喧天或城傾牆塌的洗牌聲中,熱熱鬧鬧地讀書。所以直到如今,我在熱鬧的地方工作,一點不受干擾,而且還特別專注。長大後回想板壁相連的左鄰右舍,何以能如此包容我家製造的偌大噪音?大概是這個鄰居太特別,他們看(聽)得目(耳)不暇給,跟著興奮而忘了抗議。

    由於我家離每年節慶政府放煙火的「水門」近,每年國慶或過年,透過小小三坪的閣樓窗子,可以仰看到在水門施放的慶節煙火。當天晚飯後,爸爸一定幫我們把閣樓臥室的被窩摺疊堆高,鋪得像軟沙發一樣,讓我們坐在他設計的包廂內,欣賞渲染天空一炮又一炮的華麗美景。有一年過年初一早上剛起床,看到爸爸正用熨斗燙整我們平時居家穿的衣褲,好奇問他為甚麼?爸爸說;雖沒給你們買新衣,衣服燙燙起碼不一樣,要讓你們有過年的氣氛。我們久久才能添置毛衣,爸爸說女孩該有一件秋香色的毛衣,於是帶我倆姊妹走遍大街小巷「望盡千帆皆不是」地尋找秋香色,啟發了我對色澤的美感品味。

    小學時,只要西門町上映好片子,爸爸就會差後母到學校跟老師說家中有事,我們就被接出興奮地直奔戲院。我們幾乎沒漏過任何一部五○年代好萊塢的經典片。又有一天老爸興緻來了,把我們三兄妹集合一起,為我們講李白的《月下獨酌》「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用他磁性感情的男低音,認真細膩引喻舉譬連演帶作地講解,讓我迴腸盪氣不已,在我心中迄今無人能及。

    至親好友都知道他個性耿直不怕得罪人的急性子,但也能欣賞他知錯必改的真誠;殊不知他與天主間也曾有過這樣的一段關係。我讀初一時的一天早上,爸爸忽然告訴我們他原是天主教徒,昨夜看了一篇教友的文章,讓他悔改懺悔因為母親早逝而帶來對上天的埋怨,已重新與天主和好了。他要帶我們認識天主。於是乎我們在萬丈紅塵的臺北,尋找到昆明街方濟各會的教堂,每主日爸爸帶著我們穿越十幾個街口去參與彌撒,然後再目不斜視心無旁鶩地直直回家。後來還讓我們三兄妹去與比利時王以德神父認真聽完道理,領洗。他與後母也在教堂補辦了婚姻聖事。爸爸對信仰的認真誠實,讓我見識到生命中的另一蔚藍晴空,是他一生送給我諸多好禮之冠。我就是在這樣的庭訓中長大的。

    老年退休的父親及後母應我先生之邀來台南與我們同住。爸爸跟我們說他有老人憂鬱症,果然檢查出他的腦細胞急遽退化,並且有阿滋海默症、巴金森症。最後是吸入性肺炎奪去了老爸的命。老爸這次肺炎真是來勢洶洶害慘了他,自年輕時就沒停過的支氣管毛病也一起肆虐騷擾,痰像潺湲的溪流般才抽旋湧,了無寧時,但爸拒絕拍痰抽痰。

    我自成大升等教授後,跟從趙可式老師上安寧照顧課,並在安寧病房作志工,所以我早早跟家人及父親分享了安寧照顧的理念。爸爸很贊同,早就立了「生預囑」,如今我們也護持住他拒絕積極救治的心願,以免對他老人家造成無益的摧殘痛苦。住台北的姐姐趕來全天候守護,爸爸也終於等到哥哥由美東兼程趕回,哥哥並在最後一週一力承擔了大夜班的照應。我們全家有極圓滿的告別。爸爸走的那個凌晨,我請每人分別在他耳邊跟他四道人生;道歉、道謝、道愛、道別~訴說對不起、謝謝、我愛你、再見。最後我跟親愛的爸爸說:爸爸,如果聖母來了要帶你走,就趕緊跟隨她啊。爸爸安心地跟我點了點頭。

    奇妙的是病床上的老爸雖為「痰賊小兒」所苦,但在他間歇的痰聲間,與我們相應的聲息竟是帶著調子的樂音,經大家仔細聆聽,竟是平劇、竟是往昔他喜歡高歌的曲子,至愛他也曾跟他學過幾句戲的台灣女婿(我的丈夫),徵詢他是否在哼平劇?他竟然點了頭!於是,我心中站在生命的夜幕前,父親孑然佇候我們平安放學歸來的形單影隻,遽然轉換為他心中哼著平劇,手放在褲袋裏打著拍子的瀟灑心情。體悟到爸爸一直到最後離別的憂傷時刻,仍然哼著昂揚的調子「我正在城樓觀山景….---發現了這一點真好---因為知道我家第一代天主教友的爸爸,一直到進入永生的門檻前,仍在向我們以身示法:有天主無限的愛、聖母的轉禱護持,死亡並不足畏,是可以這麼瀟灑面對的!

    我一點也不憂傷這暫世的分別了,真的,親愛的爸爸。

 

松花江上

張寒暉  詞曲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我脫離了我的家鄉,拋棄那無盡的寶藏。

流浪,流浪! 整日價在關內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

哪年?哪月?才能夠收回我那無盡的寶藏。

爹娘啊!爹娘啊!什麼時候?才能歡聚在一堂!

補松花江上

  1. 《松花江上》是抗戰歌曲「流亡三部曲」的第一部曲。第二頁第一行的最後一句「流浪」二字要唱兩遍;以同樣曲調。
  2. 此份第一部曲唱完後,我可否加唱小時候跟家父學唱時還有的第二部第三部曲?(以濃縮清唱的方式)因為這部份快節拍,內容很有意思;才真是家父那一輩離鄉背井少年至青年唱此曲的流浪心聲。
  3. 我將兩部曲的歌詞整合為:

《離家》「泣別了白山黑水,走遍了黃河長江;流浪,逃亡!逃亡,流浪!流浪到哪里?逃亡到何方?我們的祖國已整個在動盪,我們已無處流浪,已無處逃亡。  哪里有我們的家鄉?哪里有我們的爹娘?百萬繁華一朝化為灰燼,從前歡笑而今轉為淒涼。  說什麼你的我的,分什麼窮的富的----敵人殺來,炮毀槍傷,到頭來都是一樣!! 看,火光又起了,不知多少財產毀滅,聽,炮聲又響了,不知多少生命死亡!哪還有個人的幸福?哪還有個人的安康?敵人殺來,炮毀槍傷,到頭來都是一樣!!----來來來,來來來,我們休為自己打算,我們休顧個人逃亡,我們應當團結一致,踏上戰場,誓死抵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爭取中華民族的自由(解放)!

《上前線》「走,朋友,我們要為爹娘復仇,走,朋友,我們要為民族戰鬥!全世界被壓迫的人類都是我們的兄弟,愛好和平的國家都是我們的朋友。拿起我們的槍桿筆桿,舉起我們的鋤頭斧頭,打倒日本強盜,爭取我們自由,看,光明已在向我們招手!光明已在向我們招--手!」

 

曲名

E lucevan le stele(今夜星光燦爛)

 

 

歌曲簡介

這是普契尼著名的歌劇「托斯卡」中的男高音詠嘆調。唱這首歌的是劇中的男主角Cavaradossi,他是與女主角「托斯卡」大美女熱戀中的情人。

唱這首歌的背景是Cavaradossi收藏了政治犯被當局逮捕受盡酷刑折磨後判處死刑,即將行刑的前晚,心繫熱戀情人卻無奈於命在旦夕,無法見到情人最後一面,所唱出的悲慘、心碎曲調。接著來看歌詞,實在是經典:

 

E Lucevan Le Stelle

星光正燦爛

e olezzava la terra

大地吐露著芬芳

stridea l'uscio dell'orto,

花園的木門吱吱低吟,

e un passo sfiorava la rena.

我聽見輕盈的腳步聲拂過沙土。

Entrava ella, fragrante,

悄悄地走進來,帶著一身芳香的人兒,

mi cadea fra le braccia.

投入我的懷抱。

Oh Dolci baci, o languide carezze,

喔!甜蜜的香吻,醉人酥軟的擁抱,

mentr'io fremente le belle forme discogliea dai veli

我的手顫抖著,愛撫著她藏於斗篷之下,美麗的軀體。

Svani per sempre il sogno mio d'amore……

如今這愛的美夢,已永遠消逝了。

L'ora e fuggita e muoio disperato

時光飛逝,如今我將帶著絕望死去,

E non ho amato mai tanto la vita

然而,我從未如此眷戀自己的生命。

Tanto la vita

如此眷戀生命!

(歌詞翻譯來源:http://reader.roodo.com/heuss/archives/437883.html 裡面有更多關於這首歌的介紹)

 

歌詞的意思,如果要套句本國俗語,那應該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了吧!不過義大利人的民族性沒有我們這麼多傳統禮教的條條框框,很直白甚至煽情地寫下即將永別於熱戀情人的無盡眷戀與遐想,直入聽者心房。

 

這首歌的旋律在整部歌劇當中反覆出現提示,直到這首歌才完整演繹,令人聽了暢快淋漓。讓當年初次看到DVDPlacido Domingo劇力萬鈞詮釋(還可以在youtube找到)的我,深深愛上了歌劇,不可自拔~~~

 

 

個人簡介

 

藍聖閔 / 男高音

 

    很高興能與你們分享我對於古典音樂的熱愛!我個人尤其喜歡聲樂的部份,因為每個人天生都帶著這個樂器!只要好好練習都有機會獲取美好的聲音,無須花錢購買昂貴的樂器。而且我深深覺得演唱一首好歌所獲得的感動遠遠高過於只是聆聽。

 

    我最早接觸聲樂是在大學一年級加入成大合唱團的時候,那時後學長姊會教一些簡單的聲樂概念與發聲的技巧,目的是讓團員們發出來的音色比較統一,增進合唱團整體音色的調和。我當時在團裡,無論音色、音感、節奏都是苦苦追趕,可說是相當挫折。但我卻著迷於發聲的方法,我以為有著這個隨身帶著的樂器,就有很多機會可以自己練習,不會受到時間、空間的限制。那時,我天真而堅定地相信,如果有一天讓我不小心試出最正確的方法,我就能發出全世界最美妙的聲音!

 

    其實不然!因為開始的時候沒有好的老師,因此讓我走岔了很多路、吃了很多苦,直到遇見我今生的另一半,黃士凌老師,才把我解救出來。原來聲樂的進步不只是苦練,還要靠用心體悟!許多過往的挫折不足為外人道,現在自己回頭看也不知道自己當時哪來的傻勁,如何能夠這麼地堅持而且又堅持地那麼久?黃老師也驚訝於我的熱忱與毅力!因為唱聲樂的人都知道多睡覺,讓身體得到足夠的休息乃是練習聲樂的基本條件,可我身為骨科醫師休息的時間本來就不多。或許是上天憐憫我、眷顧我,讓我在嚴苛少眠的住院醫師生涯當中乃至結婚生子後的間斷練習中,還能不斷獲得新的進步與感動回饋,也陸續成功地在婚禮、望年會、院慶晚會、小歌劇發表等等場合表演過。面對今天,雖然想到有些學長姐也是這方面的專家而令人感到壓力,但另一方面,我感到興奮與喜悅。希望你們會喜歡我為你們準備的,我自己深深喜愛的這首歌!

 

 

 

 

 

 

 

 

成大校友合唱南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