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一般的講法, 特別屬於晚上賞的花最有名的叫作曇花, 不過以下要賞的卻是一場以"鳳凰之歌"為名的合唱音樂發表會, 而這個音樂會則是在這樣一個溫暖冬陽照拂之下接續的一個夜晚來演出;再者, 因樂評人有球員兼裁判之尷尬身分, 故以此為題。

是的, 不管是阿黃哥還是張家妹, 在這樣令人不自主的想要頹廢一天的冬日[1], 有一群人想辦法留住了的夏日的一抹艷紅, 歷經一整個秋天與大半個冬天, 那在溫室裡以最適溫濕度呵護著的朵朵嬌豔朵朵香終於呈現在眾人面前。

整體感覺如何 ?

作為一個半吊子不負責任的樂評, 我給三顆星, 至於這是算企鵝的三顆星還是米其林的三顆星, 說實在的, who care ? 人家說企鵝的三顆星是給予業餘表演團體的最高榮譽, 而米其林的三顆星則是你一輩子一定得嚐一回的人間美味, 我給的三顆星如果換算成白話廣告詞可以是這樣:

"主標題: 如果您一年只有聽一場音樂會的Quota, 那麼這將是您絕不會後悔的選擇--------

副標題: 請投鳳凰之歌一票, 拜託 ! 拜託 ! "

重點是任憑這團火紅鳳凰再嬌豔, 總得有綠葉相襯, 問題是誰來作綠葉呢 ? 受邀友團的表現光是看她們站上舞台那豔紅的氣勢就已明白昭告: 我們絕不是來陪襯的, 再加上李師母以7旬之資(姿)的一段solo, 更是令我等後輩汗顏。自己來吧 ! but who ? 站在BASS的角度, 他們基本上會用低八度的Me說

"I do !"

可他們當然不喜歡永遠只做綠葉的份, 說到這裡, 這場音樂會BASS至少該感謝林聲翕與張炫文兩位大師, 因為他們的體貼, 讓BASS不至於在一場音樂會當中無聊到打瞌睡, 我想這是讓很多BASS之所以還願意唱BASS的動力之一。Linda 也不錯, 我覺得她在網頁上寫的

"Linda目前是美國合唱音樂界最炙手可熱的指揮, 名嘴(演講, 讀書會講師)與評審(原文: .........Linda is one of the most sought after judges, workshop and reading session clinicians in the country  )"

真是一點也不為過, 套句台式的講法, "Linda目前是美國合唱音樂界的當紅炸子雞 !" 在"Leave no song unsung"中她寫給BASS的不單是曲調優美, 而且淺顯易唱, 最適合自我要求很高的業餘合唱團, 這一點, 她是比林大師可愛一點, 而且, 最令BASS感到自豪的是他們可以清楚感覺到他們所唱的每一個音符都主宰著整個樂曲的和聲變化, 讓他們有一種"缺我不可"的成就感, 也讓這首應該是寫於20世紀末或本世紀初的合唱曲染上一層濃濃的新古典曲風。Linda 不愧是身兼作曲與合唱指揮與評審的大咖, 我不知道她自己是否也唱, 不過我認為她應該也是自小浸淫於合唱的那種人物, 也因此個人以為"Leave no song unsung"是BASS 整晚表現最優的一首歌 ! 充分表現男聲厚實柔美兼容並蓄的極致, 而且沒有人放砲, 迷死人了 !

巧合嗎 ? 名為"鳳凰之歌"的演唱會選了一首住在美麗尖合眾國亞歷桑納州鳳凰城的作曲家寫的歌, 我猜當時候在票選音樂會標題的時候大概也沒有人注意到這裡, 希望琳達可以聽到這個[2], 此刻的她應該正窩居在她鳳凰城的家裡望著外頭的銀色世界, 一邊思索過兩天聖誕音樂會的瑣事, 一邊思索著剛接受委託的曲子該如何交差吧 ! (作者按: 根據Linda 自己在網頁上的說明, 她矢志要成為SOHO族的翹楚, 另, 她受委託寫一首3~4分鐘的曲子收費大約$ 1,100 起跳)。"Leave no song unsung" 原是Linda 受鳳凰城女聲合唱團委託所寫的團歌, 後來才改編成混聲四部。想想, 一個身兼合唱指揮, 講師與作曲家的人, 有一天接受一個合唱團的請託寫這個團的團歌, 換言之, 她要寫的是跟歌以及喜歡歌, 喜歡唱歌的人有關的歌, 這是這首"Leave no song unsung" 的由來。 這讓我聯想到一個故事, 好幾年前交大建築研究所請來建築界的大師安藤忠雄幫他們設計建築研究所的系館, 據說當時他們能夠以有限經費請動這位大師的其中一個原因是, 安藤說" 我曾接受委託設計過各式樣的建築, 包括一般住宅, 集合住宅, 博物館, 美術館甚至於教堂, 可是從沒設計過建築系學生的系館, 這將是一個最特別的經驗, 因為我太了解建築系學生的需求了........."。不知道Linda在接受委託作這曲時的心情是否也有點類似, 不過說真得, 也許是整場音樂會下來太入戲了以致有點恍神, 我腦海裡竟不自覺的把"美麗的草原我的家"的伴奏(Sop+Alto+Bass)和Leave no song unsung的旋律混在一起了, 發現了嗎 ? 這兩首歌都是有志一同的F大調呢 ! 這兩首歌一中一西對位起來可以叫作一杯藍山加烏龍的特調二合一,  應該請有興趣的指揮們調調看 !

-----------------------------------------------------------------------------------------

當然, 既是表演藝術, 舞台效果也不無加分的作用, 對普羅聽眾來說這有時反而是重點。 比方說, 如果雅音樓的屋頂可以像東京巨蛋一樣在你想要的時候適時打開, 或許可以想辦法讓觀眾真的看到半個月亮爬上來的樣子, 或是滿天星兒亮晶晶的樣子, 或是讓那個氣勢磅礡的直挂雲帆直接衝破雲霄濟滄海, 甚至那花兒不是教有點怯場的小孩們獻上的, 而真是片片花瓣如雨紛飛浪漫的從天而降, 那麼今晚的演唱會真的就是噱頭十足了----至少指揮伴奏不致於不知該不該揮一揮衣袖就鞠躬下台, 還是尷尬的望著那一束不曉得是不是要獻給我的花賭上身為音樂人該有的瀟灑, 而整場音樂會的鋒頭也不致被邀請來的友團應景活潑的聖誕組曲搶去大半, 怎麼說呢 ? 小孩是最誠實的, 當然這似乎也是他們唯一可取之處, 雖然他們的品味有時候實在是像夏蟲一般之不可語冰, 可寓言故事裡那石破天驚一語中的名言

"國王根本就沒穿衣服呢 !"

不就是出自小孩 ? 於是我在演唱會結束的時候特地做了一個有效份數3, 取樣對象年紀5至 11歲, 誤差率百分之三百的問卷, 問卷上頭只有一個題目

"請問今晚最喜歡哪首歌 ? "

三人異口同聲, 連作弊的機會都沒有

"聖誕快樂啊 ! "

呵呵, 大人不計小人過, 你們哪懂得什麼是旋律, 什麼是和聲, 又什麼是節奏。真.......是.......實話實說啊 !

----------------------------------------------------------------------------------------

終究, 這冬夜裡的驚豔還是必須落幕, 不過, 這只是視覺的部分, 相信走出音樂廳之後多數人的腦海裡依然是樂音流轉, 吐納之間多少餘存著淡淡花香, 所以說團長大人, 睡不著是正常的 ! 我想起7月6日台北演唱會結束時在後台賢仔搭著我的肩膀 :

"你們要撐住ㄚ ! "

Did we ?

ps. 我原本要檢舉你們沒在節目單上加註"抽菸有害健康"的警語,  而且故意搬出那種不應該是老男人應該有的俊美男聲來迷惑聽眾, 把抽煙這種有害健康的行為包裝得如此唯美浪漫, 罪加一等, 念在encore 曲實在是在群眾鼓譟下被脅迫端出來的曲目, 而且你們最後也合十樂譜以示虔誠的獻上一段願上帝賜福你的祝福了, 扯平 !

A man

 


[1] 基本上台南這個城市的冬天只要是出太陽的日子就是適合郊遊野餐或是在戶外來杯咖啡閒聊是非的日子

[2] 不過怕的是她可能回過來馬上向我們收取譜費, 詳細可上Linda 的網站看

成大校友合唱南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